那一年夏日的離別


西雙版納新聞網 來源:西雙版納新聞網 編輯:王晨至 2020年08月28日 08:52

□ 巖溫扁


每年夏日,人們熱居榜首的話題總是關于考試和升學,莘莘學子奮斗的朝朝暮暮,終于駛向這個芳菲如雨的季節。然而,在這個不同尋常的夏日,對于懵懂青澀的少年,走過人生的考試季,還將面對背起行囊與家人離別的憂傷。

20多年前的那個夏日,依舊是大雨輕狂,一場接一場地從后山頂飄來,敲打在竹樓黑褐色的瓦片上,淅淅瀝瀝。伴隨著這夏雨,離別遠行如期而至。

那年我14歲,當收到州民中錄取通知書時,我和父母都激動萬分,家里洋溢著幸福。與此同時,全家人也多了一份憂愁。

我從小沒離開過父母,更沒有去過縣城。收到初中入學通知書,意味著我要去一個陌生的地方開始獨立生活,心情十分忐忑。灶臺邊,母親和外婆幾個人圍著我一遍又一遍地叮囑,要照顧好自己,不要擔心家里,以此表達他們對我的不舍和擔心。

雖然我沒有獨自出過遠門,農忙的父親說:“田里活計多,甘蔗地還等著除草?!庇谑菦Q定讓我自己去學校報到。開學前幾天,打聽到全鎮只有我一個人去州民中上學,沒有同伴,母親心急如焚,再三和執拗的父親商量說:“家里農活放兩三天不會有事,你怎么忍心讓兒子一個人出遠門?”

開學的日子到了,我們買的車票是早上6點,母親早早便起了床,蒸了糯米飯和毫糯索,一邊包好塞進行李箱一邊說:“該帶的都帶了沒有?再看看什么東西忘拿了?”父親在竹樓下處理完手頭的事情,在母親的催促下,抱起被褥和行李箱,便出門去村頭候車了。母親叮囑著:“出門在外要照顧好自己,經常寫信回來……”我緩緩走下樓梯,心里突然一陣酸楚,轉身與母親揮手告別,看到母親在樓梯口用頭巾偷偷擦眼淚。

我第一次乘車離開村寨,一縷憂傷如同山間的霧靄深刻而蒼茫?;秀敝?,司機“勐臘到了,有下車的嗎”的話語把我驚醒。車在下客區停下,司機幫我們卸下行李。我和父親顧不上吃飯,急著去售票大廳里詢問怎么買去景洪的車票。旁邊椅子上靠著的一位頭發花白的大叔,知道我們要去景洪,便放下手頭的事,熱心地帶我們去窗口買票。

客車駛出勐臘縣城后,沿著214國道一路向北。到了景洪汽車客運站,川流的車輛、陌生的環境讓我緊張起來,不知道如何去學校。其實父親也沒有出過遠門,更沒有到過景洪。我提著行李箱,父親扛著被褥,在客運站門口左顧右盼了一會兒,隨后便叫上一輛人力三輪車,搖搖晃晃地把我們送到了學校。

在同學的熱心幫助和班主任老師的帶領下,我很快辦完了入學手續,并找到了宿舍。從此,在校園美麗的鳳凰樹下,我勤奮學習,成就了今天的我。


關注西雙版納報微信
本報微信公眾號
手機讀報
手機讀報
關注本報客戶端
關注本報客戶端
本網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﹑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,均為《西雙版納報》和西雙版納新聞網版權所有。未經協議授權,禁止復制、轉載、鏈接、下載使用。
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 0691-2144028
【滇ICP備12003530號】 【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3120180018】
版權所有:西雙版納新聞網
广西快乐十分中奖号码 政府产业基金配资 天天彩选四今天开奖 群英会彩票怎么选号 山西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快乐彩12选5手机版 海南体彩环岛赛手机版 31选7今晚开奖结果福建 股票趋势分析讲解 五大银行哪个理财最好 青海快三遗漏数据